• 2009-10-14

    给你

    在我拍照的时候,你拍我。

    在我迷茫的时候,拿出地图,指明方向。

    在我沉默的时候,觉察到我的疲惫,把位子给我坐。

    断桥不断,长堤不长。

    给你,我温暖的记忆零星。

     

    深夜,接到你的电话。边刷牙边听你的抱怨。

    我说天凉了,你说你想到了《故都的秋》,是HK没有的味道。

    给你,微风里的一点凉意和七年来你在我眼中闪耀的光。

     

    接近零点,偏执的翻出你的号码,发短信却又语噎,最后只是单薄的“很浅也很深”。

    你说:Dear Equal,愿你安好。

    给你,城市另一边,我的自言自语,希望它拥有与你的安慰同等的力量。

     

    你说:上课第一天,感觉好么。

    你说:东西收到,礼物喜欢的。

    你说,你说。

    展开你世界的一角,给好奇的我。

    给你,如果可以,一个真实的“罗马假日”。

     

    你在mang,忙碌的忙,茫然的茫。

    你加入了新的部门,还算顺利,却依旧在某些时刻像一只拘谨的刺猬。

    你常常自责,郁结的心情像一条鱼,悠游在五脏六腑,停不住,吐不出。

    你在风里骑车,在灯下跑步,在人群里恍惚。

    给你,一杯双皮奶,一碗红豆粥或者一首歌的安静。

    耳机里,Eason唱:可是我  相信爱   我信异想才有日会天开  可是爱  我相信爱  就算一切都像独白 

  • 2009-07-20

    深深的话要浅浅的说 - [Eyes On Me]

    Tag:
    标签: 朋友 

    一夜长谈,沉沉睡去。窗外是路过车灯的明灭不定。想想明天还有课,突然有一种负罪感。

    身边的她,还是熟悉的味道。这样一起度过的夏天,带着记忆里的色彩。

    在黑暗里拥抱她,触摸到温暖的泪水。

    突然明白,许多时候我们所看到的快乐只不过是浮在水面上的一层油迹,单薄的掩盖着矜持的内核。

    当黑影掠过太阳,白昼与暗夜交汇,整个地球的悲伤和快乐也许都太过渺小。

    然而,当我们闭上眼睛,看见的只有自己的宇宙。思绪是潮汐,遗忘是黑洞。

    “时光的洪流里,女孩们慢慢放开彼此紧握的双手。”很久以前看到的句子,印象却很深。

    彼此疲惫的依靠,彼此沉静的发呆,彼此默契的微笑。

    无法紧握双手,但某一瞬,我们在自己的宇宙里,彼此交汇。

    幻化成风,当你在space里呢喃  Dear Equal

    一瞬,仿佛所有的光都温暖的照射着人海中的我,台上的你对我微笑。

    “深深的话要浅浅的说,在乎的人要傻傻的爱。”

    "别忘了要温柔,别忘了要快乐。”

    很温暖的一首歌。

    张悬《亲爱的》,也许你会喜欢。

  • 2009-07-10

    让我想一想 - [Eyes On Me]

    Tag:
    标签: 家人 

     

    假日喧嚣的几天后,终于开始感到疲倦了。

    静下来的时候,脑子里是一些凌乱的只言片语。

    无法清晰的分门别类,仿佛是在冬季里,闭着眼睛靠近一团火焰,看不清却依旧有真切的存在感,我知道,它就在那里。

    SJTU和HOME,无论异乡还是故乡,都只是过客。

    当我挎着菜篮子走在烈日下,当我踢着人字拖穿梭在暴雨里。

    一瞬,我会突然想到坐在包图的午后,窗外傍晚的天空,矢车菊般层层叠叠的蓝。会想到绕着南体,一个人跑步的夜晚,晕黄的路灯像一朵朵温柔的蒲公英。还有这一季的栀子,即便枯成了铁锈色,依旧香的婉转。

    这些零星的画面,不存在任何力量,却成为一年时光最深刻的记忆。

    As time goes by,一直觉得这句英文像一声有气无力的埋怨,时光如飞,总让人有一种失重的慌乱感。

     

    这一年,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开始选择性的逃避一些熟悉的街角,开始学着望天,快速收收要溢出来的泪水。

    但,还是会有崩溃的时候,在盛夏的某个午夜,突然在妈妈的怀里失声痛哭。太多的事情,我们无法左右,那些措手不及的变迁,我们称之为成长。

     

    我不习惯于坦白一些情感。那些风中骑车哼歌的心情和被某段文字打动的快乐只需要一个人品尝。

    朋友说许多时候我沉迷于自己的世界,好像确实如此。

    但是,慢慢的,我也发现,许多时候,可以去分享而不是暗自咀嚼,可以去真诚赞美而不是缄默微笑,可以去记录,可以去表达,也可以去执着的爱。

     

    对于那些不计回报爱我们的人,隔着时光的界限,我们往往不能在他们最美好的年华里去认识他们,了解他们,等价的去爱他们。

    亲爱的爸爸妈妈,当我们三个躺在大床上,在黑暗中聊天到凌晨时,这一刻我突然觉得即便维苏威火山爆发让我们像庞贝古城一样瞬间定格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而,亲爱的外婆,当我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剥着毛豆,我是那样想念你,和那些与你一起捡米虫的一个个午后。

    遗忘的是流星,曾经美好。不曾遗忘的是白昼之月,在我们看不见的未来。